武文銘字

關於部落格
Monsters are real, and ghosts are real too. They live inside us, and sometimes, they win."— Stephen King
  • 123670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短篇小說 A Death-Part3

原著:Stephen King 翻譯:施銘斌
 
審判在市政廳舉行,從11月的早上一直到接近下午那天颳著婚紗白的雪天空瀰漫著灰色的雲 似乎要向小鎮襲來更大的暴風雪羅傑米索身兼檢察官和法官

"當檢察官和又當法官,這跟銀行借錢給自己還付自己利息一樣 自導自演啊" 其中一個陪審員在鎮上的媽媽餐館用午餐時說出來這段話

盡管沒人反對這樣的制度,但也沒人反映它這樣有瓜田李下之嫌,畢竟它已經行之有年了

 米索律師一方面傳喚了許多證人 一方面自己當法官也沒有反對。
克萊先生第一個作證,巴克雷警長最後一個被傳喚

整宗案件開始浮現成型...
案發那天中午舉行過小女孩芮貝卡的生日派對,有蛋糕有冰淇淋,芮貝卡的幾個朋友都有參加,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
那時小女孩們在玩*貼驢尾巴的遊戲;就此同時 吉姆-特斯戴帶著帽子,下工之後來到賭運酒吧點了威士忌他喝了一杯接一杯。

註1:*貼驢尾巴:一個給小孩玩的遊戲
1. 畫一隻沒有尾巴的驢子(donkey),貼在牆上, 然後再準備幾個驢子尾巴(國外有賣現成的或可以自己用厚紙卡做)
2. 可以先看,看完後,讓一個小朋友蒙住眼睛,然後規定他自轉幾圈。
3. 轉完後,他要嘗試辨認方向並去把手上的驢子尾巴接在那隻驢子的身上。
4. 最後看誰貼的最接近就獲勝了。
 

他有把帽子脫下來過嗎? 或許掛在酒吧門旁的掛鉤上? 沒人記得
"我記得他到哪裡都帶著帽子" 吧檯的酒侍-戴爾吉拉德說

"如果他真的脫下帽子 應該就放在他身邊 他喝了第二杯酒之
後就走了"
"他離開酒吧時 帽子留在吧台嗎?" 米索問
"沒有"
"你關店的時候,帽子在掛衣帽的地方嗎?"
"沒有"

大約三點左右,芮貝卡 克萊離開正在鎮上南邊的家,要去大街上的藥鋪 他媽媽交代她可以用生日零用錢買些糖果,但是不能馬上吃,因為她今天已經吃太多糖了五點的時候她沒回家,克萊先生夥同幾個人開始找小孩 結果在巴克街找到她
她被勒斃了,身上的銀幣也不見了,而就在傷心欲絕的父親把她抱在手上時,帽子出現了,那頂寬邊皮製帽 就藏在小女孩澎澎裙子裏
 
就在審判的午休期間,有榔頭敲打的聲音傳來 距離案發現場不到90步的距離那是建造絞刑台的聲音鎮上最好的木匠-約翰豪斯 正在搭建絞刑台; 大雪將至,通往皮埃爾堡的道路將會中斷 可能長達一周也可能長達一整個冬天地方監獄也沒有打算關押吉姆到春天,因為不符合效益

豪斯告訴大家來圍觀的群眾 “這不是隨便做的”

他說著絞刑台的槓桿操作原理連著下面的活動門,以及防止卡住的*黃油

 
"如果要做這種東西,那就沒有出錯的空間" 豪斯說
 
註:黃油: 防水的潤滑油
 

到了下午的審判時,喬治安德魯讓吉姆站起來在場群眾開始躁動
米索法官制止騷動的群眾並喝令不安靜就趕出法庭
"你當天有沒有進去賭運酒吧?" 安德魯問吉姆
"大概吧" 吉姆 "不然 我也不會在這裡"
那句話引發了在場幾句笑聲 米索法官也出聲制止 而他自己臉上也止不住笑意
再次告誡
"你點了兩杯酒?"
"是的 長官 我的錢只夠喝兩杯"
"可是你馬上就有其他收入了吧 對不對阿 天殺的" 亞伯海茵大叫

法官拿著小木槌指著海茵 再示意坐在第一排聽審的警長
"警長 幫忙把他趕出去並控告他藐視法庭"
巴克雷警長把海茵帶出法庭 但是並未真的控告他罪名相反的,他問亞伯怎麼了。
"我很抱歉 歐提斯"  亞伯說  "看到他那張臉坐在那邊就讓人火大"
"你去看看約翰豪斯需不需要幫忙吧" 巴克雷警長說
"這攤還沒結束別回來"
"他那邊人手夠了 而且外面下大雪"
"你又不會被吹走 快去"

同時吉姆在庭上繼續被詢問,發現他離開酒吧時沒戴帽子,而且直到他回到家都沒發現帽子不見了,後來當他發現時,此時他說到當時他太累了也懶得在走回鎮上去找,而且那時也天黑了

米索法官打斷他的陳辭說:
"你是要本庭相信你走了四英哩都沒發現帽子不在你的頭上?"

"可能是因為我老是戴著帽子 會有種錯覺它永遠都在我頭上" 吉姆說
他的說詞又引發了庭內的聽審的群眾發出笑聲
巴克雷警長此時回到法庭座到戴夫費雪旁邊 問
"他們在笑甚麼?"

"我看也不用劊子手了" 費雪說 "他會自己動手吊死自己"
意思是吉姆正麼說完全把他自己推向死刑
"這應該是很嚴肅的,現在卻像搞笑鬧劇"

"你是不是在巷子裏遇到芮貝卡 克萊?" 喬治安德魯提高音量問
在所有人被注視著,忽然之間他覺得自己壟罩在掌控全場的天份中
"你是不是遇到她然後偷了她的銀幣?"
"沒有" 吉姆回答
"是不是你殺了她?"
"沒有 長官 我不認識她"
克萊先生聽到這裡倏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大喊 "人是你殺的!狗娘養的王八蛋!"
"我說的是實話" 吉姆說,此刻巴克雷警長心理有種相信他的直覺。

"我沒有問題了" 安德魯律師一邊說著一邊走回他的座位

吉姆正準備要起身離開,米索法官叫他坐下再接著回答問題。

"特斯戴先生,你是說賭運酒吧有人在你喝酒的時候偷了你的帽子,戴上帽子,走到巷子裏,殺害了芮貝卡 克萊,然後把帽子丟在那裏栽贓給你?"

吉姆沉默不答

"回答問題 特斯戴先生"

"長官 我不知道[栽贓] 是甚麼意思"

"你該不會是說有人把這件兇殘的謀殺嫁禍給你?"

吉姆雙手合十想了想,最後吐出他的看法

"有可能別人拿錯帽子 然後丟了"
 

米索法官望向庭內的群眾問:
"有沒有人錯拿了特斯戴先生的帽子?"
庭內一片沉寂 庭外則是暴風雪來臨
米索說 "我沒有進一步的問題了"
"天氣因素 本庭要省略結辯陳辭直接進入判決,你有三種選擇-無罪,殺人罪或者一級謀殺罪"
"比較像是殺小女孩罪吧" 有人吭聲回應

巴克雷警長和戴夫費雪到了賭運酒吧,亞伯海茵拍掉大衣肩上的雪也加入他們兩人戴爾吉拉德請他們喝了啤酒

"米索可能不會再提問題了" 巴克雷警長說

"我倒是有個疑問,先別提帽子了,如果真的是特斯戴殺的,怎麼會找不到那枚銀幣?"

"因為他害怕就把它丟了" 亞伯說

"我不認為,他笨到家了,如果他拿到銀幣,他會回到酒吧換酒喝"

"你在說甚麼阿?" 戴夫問 "你以為他是無辜的?"

"說不定他口袋有破洞掉出去了"

"他的口袋沒有破 只有鞋底破了一個洞 但是那個洞太小銀幣穿不過去
他喝著啤酒繼續說;外面風吹著滾草在下雪的天中滾動看起來像是鬼魅的大腦在大街上跑

陪審團過了一個半小時做出來表決,

"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是判他絞刑" 凱頓費雪 "但是我們希望做得體面一點"

米索法官問吉姆判決出來前有沒有甚麼要說的

"我想不出來要說甚麼" 吉姆說 "只是人不是我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