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文銘字

關於部落格
Monsters are real, and ghosts are real too. They live inside us, and sometimes, they win."— Stephen King
  • 1240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短篇小說 A Death-Part1

---------------------------------------------------
Part 1
吉姆.特斯戴住在他爸爸了無生氣的農場西邊的棚架小屋,巴克雷警長和6個居民來到了吉姆住處時,吉姆-特斯戴正坐在熄滅的火爐邊上的椅子上 穿著髒兮兮的外套,他依著桌上油燈的光線看著黑山先鋒舊報紙(註1) 有看沒有懂地看著報.
 
*註1:黑山先鋒報(Black Hills Pioneer)-南達科塔州的報紙
 
身形壯碩的巴克雷警長站在門口, ,舉著燈籠說:
"雙手舉高走出來, 吉姆, 我不會也不想開槍"
 
吉姆一隻手還拿著報紙手舉高地走出來看起來灰暗的眼神門外的停著一台舊四輪馬車馬車側邊的印刷寫著黃色斑駁字體:[海茵殯葬]
 
"你好像不驚訝我們來找你喔" 巴克雷警長說
 
"有事嗎? 警長"
 
"你的帽子呢?"
 
吉姆伸出一隻手往頭上空抓了一下 好似在感覺帽子在不在頭頂
 
"在你屋子裡嗎?" 警長問一到冷風襲來吹起了馬的鬃毛颳捲過整片草地.
 
 "不.." 吉姆回答 "應該不在"
 
 "不然在哪?"
 
 "大概弄丟了"
 
"上馬車" 警長說
 
 "不是葬禮舉行期間 不想坐那個馬車" 吉姆說 "觸霉頭"
 
其中一個居民說 "你臉上就寫著霉運當頭上車"
 
吉姆爬上馬車後座一道冷風襲來 寒風刺骨 冷得他把外套的領子翻起來
 
兩個居民從馬車上下來一人各站在一側 其中一人拔槍警戒著
吉姆認得他們 但是不記得名字他們是鎮上的居民警長和其他四個居民走進吉姆的小屋裡其中一個是海茵殯葬的送葬者
他們待在屋裡面好一會兒甚至打開爐子挖灰燼檢查結束了才走出來
 
"帽子不在" 巴克雷警長說
 
"我們都看過那帽子 他媽的很大一頂 你怎麼說?"
 
"弄不見很糟糕 那是我爸給我的"
 
"所以帽子呢?"
 
"就跟你說了 大概弄丟了 不然就是被偷了 有可能, 喔 對了 我剛正要去睡呢"
 
"誰管你睡覺了今天下午你在鎮上對吧?"
 
"沒錯" 其中一個居民又開始答腔 "我看過他戴那帽子"
 
"閉嘴 戴夫" 巴克雷警長 "吉姆 你去鎮上哪裡了?"
 
"是的 長官" 吉姆回答
 
"賭運酒吧?"
 
"是的 長官 我從家裡走過去的 喝了兩杯 然後走回來 帽子大概是在那邊弄丟的"
 
"那就是你的說詞"
 
吉姆看著十一月的黑色天空 然後說 "那是我唯一的解釋"
 
"看著我 小子"
 
吉姆特斯戴看著警長
 
"那就是你的說詞"
 
"就跟你說了 事情那就是那樣" 吉姆特斯戴看著警長說
 
警長嘆了口氣說 "好吧 跟我們去鎮上"
 
"為甚麼?"
 
"因為你被逮捕了"
 
其中一個人碎念了一下 "就跟你說他豬腦 他爸還比較聰明"
 
往鎮上的四英哩路上吉姆坐在送葬馬車的後面 寒風下顫抖的他 並未回頭
 
一個人說話了:
"你是不是強姦她又偷她的錢? 良心給狗吃了你"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吉姆回答
 
其他同行的人在馬車上不吭一聲到了鎮上後, 群眾排在街道上等著看兇手一開始大家都很安靜然後一個棕色披肩的老婦人有點一跛一跛追的追著葬禮馬車跑 邊跑邊向吉姆-特斯戴吐了口水,但是沒吐中 群眾中出現了些許喝采.
 
到監獄時巴克雷警長把吉姆帶下馬車凜冽的空氣吹颳著聞起來有著下雪的濕氣味街道上風吹著滾草捲動起來 直到鎮上遠處的水塔邊的圍牆才停下來
 
"吊死他 兇手" 一個男子大聲喊 另一個人丟了一個石塊
石塊飛過吉姆的頭 在人行道邊滾落
 
警長回過頭一邊高舉他手上的油燈一邊制止群眾:
"住手" 他說 "理智一點 這裡是有王法的"

巴克雷警長扣著嫌犯吉姆穿過他的辦公室來到兩間牢房前,
並把吉姆關進左邊那間牢房
裡面有一張床 一把凳子 一個尿桶
吉姆想坐上去凳子,警長喊:"給我站好"
 
警長環顧了了一下四周發現民兵們(註2)在門口圍觀
"都給我出去" 他說
 
註2:民兵,美國民間組成的警力團體(由地方治安官召集的)地方治安維持隊;民團
 
"歐提斯" 那個叫戴夫的對警長說 "萬一他攻擊你怎麼辦"
 
"我會壓制他的 這邊我來就好 謝謝你們的幫忙 都走吧" 
 
群眾都走掉之後,巴克雷警長說 "外套脫下來給我"
吉姆脫下他的髒外套 打起冷顫
除了外套他只穿內衣和燈芯絨質地的褲子 而且破舊到膝蓋都是破洞
警長翻片他的外套口袋,找到一捲菸草,西爾鐘錶目錄,一張舊彩卷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黑色彈珠
 
"那是我的幸運彈珠" 吉姆 "我從小就有了"
 
褲子口袋的東西翻出來
 
吉姆照做了,一個一分錢,三個五分硬幣,和一張摺起來的舊報紙剪報
上面是內華達州掏銀礦的報導
 
"靴子脫下來"
 
吉姆脫下他的靴子,巴克雷警長伸手進去摸鞋子
發現他的一隻鞋底有個硬幣大小的洞
 
"襪子也要"
 
巴克雷警長把兩隻襪子都翻了個遍,然後丟在一旁
 
"褲子脫下來"
 
"我不想脫"
 
"你以為我想看你光屁股啊 給我脫"
 
吉姆脫下了褲子 裡面壓根沒穿內褲
 
"轉過去 把屁股分開"
 
警長掰開他的屁股瞬時臉部抽搐嘆了口氣然後用手指戳進他的肛門,此時吉姆呻吟了幾聲警長接著拔出手指 順勢把手指在吉姆的內衣上擦乾淨

"東西呢?"
 
"我的帽子嗎?"
 
"你以為我剛剛在你的屁眼裡找帽子嗎? 
還是剛剛在你家爐子的灰燼裡找帽子 裝肖ㄟ嗎?"

吉姆穿起長褲光腳站在那邊發抖,回想起一個小時前,
他還在家裡看著他的報紙思考著要在爐子升火取暖,
如今這一切都離他太遠了

"你的帽子在我辦公室裡" 

"那你幹嘛還問我帽子?"

"想聽聽你怎麼說,帽子已經找到了,
我真的想知道的是你把那個小女孩的銀幣藏哪去了,
不在你家,也不在口袋,或你的屁眼裡,
你覺得愧疚然後丟了它"

 "我不知道甚麼銀幣帽子還我好嗎?"

"不行 那是證據 吉姆-特斯戴 我現在以謀殺芮貝卡 克萊罪名逮捕你"
"你有甚麼要說的嗎?"

 "長官, 我不認識什麼 芮貝卡 克萊"
 
警長走出牢房,鎖上門,
鎖的制動栓發出摩擦的聲音,這些牢房大部分居留一些醉漢而已,平時幾乎沒在上鎖
警長看著吉姆說:
"我為你感到遺憾 吉姆
做出這種事下地獄是應該的"

"哪種事?"

警長拖著沉重的腳步聲不吭一聲

-----------------

人名地名註記:
 
媽媽味餐館 Mother’s Best
賭運酒吧 Chuck-a-Luck
吉姆特斯戴 Jim Trusdale-嫌犯
歐提斯巴克雷 Otis Barclay-警長 
芮貝卡克萊-受害者
克萊先生 克萊太太-受害者父母
皮埃爾堡Fort Pierre 美國南達科他州下屬的一座城市。
羅傑米索-檢察官,法官
喬治安德魯-辯護律師
戴爾吉拉德 Dale Gerard
約翰豪斯 John House-木匠
亞伯海茵 Abel Hines-送葬人
戴夫費雪 Dave Fisher-酒吧服務生
凱頓費雪 Kelton Fisher
雷羅爾斯 Ray Rowles-牧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