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文銘字

關於部落格
Monsters are real, and ghosts are real too. They live inside us, and sometimes, they win."— Stephen King
  • 12439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短篇小說 A Death-Part4

 處刑的前一晚 天氣變晴了, 巴克雷警長告訴吉姆他的最後晚餐可以任意點, 吉姆想要吃牛排加蛋,馬鈴薯浸肉湯, 巴克雷自掏腰包幫吉姆付了晚餐錢,然後坐在他的桌前一邊剪指甲一邊聽著吉姆的牢房中刀叉在瓷盤上叮噹的聲音, 聲音停止的時候,巴克雷進入牢房收拾餐具,吉姆坐在床鋪上,餐盤乾淨的程度,巴克雷可以想像, 吉姆一定是像狗一樣舔乾淨了每一滴肉湯,而吉姆他在哭著
 
"突然想到一件事" 吉姆哭著說
 
"什麼事? 吉姆"
 
"如果明天早上我被處刑,那我還不至於做個餓死鬼"
 
巴克雷警長沉默了好一會兒,不是對即將被被吊死的他感到驚悚而是傻呼呼的吉姆已經想到這一層了,心理的著實被衝擊,接著他說 "擤一擤鼻涕"
 
吉姆擦了擦臉
 
"仔細聽我說,吉姆,這是你的最後機會了,當天下午你在酒吧,應該沒什麼人吧?是嗎?"
 
"應該吧"
 
"那誰拿了你的帽子? 閉上眼睛專心回想一下"
 
吉姆閉上眼仔細回想,警長安靜的等待著,一會兒之後吉姆睜開那雙剛哭過紅眼說,"我連是不是戴著帽子都想不起來"
 
巴克雷嘆了口氣說 "餐盤和刀叉給我"
 
吉姆從鐵欄杆的縫隙中遞出他的餐盤和刀叉然後詢問警長是否可以給他一杯啤酒巴克雷考慮了一下之後穿上他的後大衣和牛仔帽走去酒吧,他在那邊點了一小杯啤酒送葬人亞伯海茵剛好喝完酒走出來遇上警長
 
"明天是大日子" 巴克雷說 "這裡已經十年沒有處刑過罪犯了 希望未來的十年也不會有到時候我應該也退休了 希望吧"
 
亞伯看著他 "你真的認為他不是兇手"
 
"如果不是他" 巴克雷說 "那麼真正的兇手還在逍遙法外"
 
處行時間是在隔日的早上九點,那天刮著風而且殘酷地般的寒冷,但鎮上大部分的居民都來觀刑了,牧師雷羅爾斯和木匠約翰豪斯已經站在絞刑台上等著,他門倆人盡管穿著大衣和圍巾依然在寒風中顫抖著,牧師的聖經書頁被封風吹的狂亂擺動。
 
吉姆的雙手被銬在背後,警長領著他走向絞刑台,吉姆來到階梯之前,他都還正常的走著,來到階梯要踏上去時他開始退縮然後哭泣。
 
"不要" 他說 "我不要 放我走 求你門別殺我"
 
吉姆不高但是算強壯有力的,巴克雷示意戴夫費雪過來幫忙他門一起把他架起來,在踏上12階木製階梯過程中,他一邊扭區身體一邊推擠又一邊躲一度他掙扎的太厲害導致三個人都快失去平衡掉下階梯。
 
"別扭扭捏捏的,像個男子漢去死" 觀眾中有人喊
 
到達平台上後,吉姆暫時安靜了一會,不過當雷羅爾斯牧師念起詩篇51篇時,吉姆開始吶喊
 
"哀哀叫得跟娘們被虐待一樣" 後來在酒吧裏有人談到這一幕
 
"寬恕我,主阿,祈求您,偉大的神" 牧師讀到這裡,提高他的音量好讓受刑者在慌亂中可以聽到他的聲音
"汝的寬容大量,吾罪消逝"
 
當吉姆看見木匠從腰間拿出黑頭巾時,他開始心跳狂亂,急促喘氣,且不斷的甩頭,想要躲開被罩上頭巾,他的頭髮飛亂起來木匠豪斯很有耐心的隨著他的躁動 像是要給受驚嚇的馬而安撫一樣
 
"讓我看一眼山區" 吉姆咆嘯,鼻涕從他的鼻孔竄出
"讓我再看一眼山區,我就會平靜一點"
 
但是豪斯不理會吉姆依然把黑頭巾罩住他的頭,然後往下拉至他顫抖嗦瑟的肩膀上,牧師依然持續不斷念著的像誦經般的語調,而吉姆想要逃離腳底的活動門巴克雷和費雪把他推回到活動門上。觀眾有人喊
"套上去 "
 
"說阿門" 巴克雷對著牧師說 "拜託你行行好 說阿門吧"
 
"阿門" 羅爾斯牧師說畢,闔上聖經並後退幾步。
 
巴克雷向豪斯示意點頭,豪斯隨即拉下杠杆把手,活動門打開的瞬間吉姆往下掉 套在他脖子上的繩子立刻收縮他的頸椎發出斷裂聲,雙腳晃當一下然後不再抖動,黃色的尿液染滯了他腳下的白雪。
 
"報應阿! 禽獸!" 芮貝卡 克萊的爸爸喊著
 
"死得像狗灑尿在消防栓上,下地獄去吧你" 有些人鼓掌了
 
吉姆的遺體被放下來時頭巾還套著,觀眾還在看著他被運上那同一輛馬車上,最後才被驅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